多年以后,当游侠尤金独自一人面对灾兽潮水一般进攻的时候,他准会想起自己和帝国军翼、特雷利亚之鹰塞恩将军结识的那个黄昏。那时候,大名鼎鼎的塞恩将军还只是帝国军队的一个中队长。——《塔尼亚编年史·游侠列传》

《空之旅人》尤金:是敌?是友?仍是一个未知

缘起:一首思乡的歌曲

塔尼亚王国边境的黄昏,风沙漫天。

一位少年在风中弹奏着自己的弓弦,大声地唱着歌。

这时,一位金发青年路过,默默停下欣赏歌谣。

少年注意到这个人,却并没有停下歌唱。

双方一个自顾自地唱,一个沉默地听,直到曲调终了。

“这是一首思念故乡的曲子,很好听。”金发青年顿了一顿,伸出手,“我叫塞恩,中队长。”

“尤金,一个奴隶。”唱歌的少年自我介绍。

智将:一场艰苦的突围

战争持续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在边境这个无名的空岛上。塔尼亚王国和灾兽反复鏖战。不计其数的帝国军人被永远地掩埋在这片荒芜的土地里。甚至有些人根本来不及被掩埋,就已经化为了累累白骨。

塞恩带领的中队正在执行一项防御任务。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固守阵地一天。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灾兽数量在不断增多,而且今天的灾兽似乎比往常更加难缠。

“中队长,灾兽从侧翼突然出现,它们围攻上来了。”

“顶住!!”塞恩的心情一下沉到了谷底,这批灾兽仿佛在听从某个智慧生物的指挥,竟然比往常要狡诈难缠许多。

包抄之下,塞恩的中队失去了任何退路,伤亡不断增加,可是说好的援军却不见一丝一毫的影子。

难道……真的要用那个力量了吗?塞恩体内一股热血在涌动,冲动正在一点点地吞噬着理智,异骸化随时准备发动,

突然,一柄巨大的镰刀带着紫色的光芒冲到他的面前。

“尤金?你怎么来了?”异骸化的冲动从塞恩脑海中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狂喜。

“没有时间解释了,带你的人退到东边山谷,我在那边埋了几个法术,我们合力引爆它们,只有那里可以挡住这些灾兽。”

并肩:一个自由的身份

山谷里,塞恩和尤金一起引爆了法术,滚下来的山石堵塞住了谷口,压死了一大批灾兽同时又阻挡了灾兽的进攻。众人合力解决了谷中的残敌。所有人都躺在地上默不做声。

“巴克公爵想要借灾兽的手除掉你们,削弱自己的政敌,所以迟迟没有发兵。”尤金用巨大的镰刀撑住自己的身体,告诉一旁已经累到没法动弹的塞恩。“我看不下去,先来了。”

“奴隶擅自脱离从属部队,可是死罪。”塞恩不由地为尤金担心。

“没事,要杀我,也要等战争结束之后,现在我还有利用价值。”尤金一脸满不在乎。

可是,战争总会结束。

塞恩因为功勋卓著被提拔为帝国最年轻的正将军,贵族出身的他得到了王国的嘉奖,获得了家族中所有人都没有获得过的荣誉。

而另一边,巴克公爵的处死令也被送到了尤金的面前。当面对刽子手的时候,他脸上一直挂着轻蔑和嘲讽的笑容。

“慢着,巴克公爵。”一个金发青年带领着一队人马赶到,正是新任的王都安全军团长、魂使卫队队长塞恩将军和他的卫队。

“塞恩将军,我处死自己手下的奴隶,关你什么事情。”巴克公爵气恼地质问。

“你杀死别人可能我无权干涉,但是他不行,”塞恩冲着尤金露出了一个微笑,“国王陛下已经下旨,尤金屡立战功,授予武勋,现在起恢复自由身。而且,他还是一个将帅之才。本将军向来爱惜人才。”

“你!”巴克公爵恼怒地咒骂,“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这群会发疯的怪物赶出塔尼亚!”

“请你注意你的言辞!巴克公爵!”塞恩和他的卫队同时亮出了武器。

寡不敌众的巴克公爵只能强行咽下这口气,他愤愤地冲着行刑队喊:“我们走!”

塞恩把尤金从地上拉了起来,两人并肩而立,相视大笑。

共事:一次未尽的调查

“啊啊啊啊啊啊,塞恩将军我可以!!!看我!!我要给你生孩子!”每次塞恩将军带着他魂使卫队出巡的时候都会遇到疯狂少女粉丝。

“啊啊啊啊啊啊啊,尤金!!!我可以,看我看我!!!!虽然我不能生孩子,但我还是爱你爱你爱你!!!”而每次尤金带队出巡的时候则会遇到更加疯狂的少男粉丝。

“我说,以后这种巡逻的活能不能叫其他人干!!还有,为什么我的粉丝都是男的!漂亮的小姐只会对你抛媚眼!!!”自从塞恩以自己出巡会引起大量交通堵塞为理由而把日常巡逻任务交给尤金的那天起,尤金就没有停止过抱怨。而且更让他困惑的是作为一个只对18-28岁单身优质女性感兴趣的男性,为什么对自己表白的偏偏都是男的!

塞恩万年淡定的表情忍不住破功笑了一下,说:“你要学会接受现实。”

“我说,既然你每次都拒绝那些可爱的小姐,不如把她们介绍给我。” 尤金愤愤不平,“安慰被塞恩将军婉拒之后的伤心小姐姐,我最擅长了。”

塞恩冷冷的回应:“你仿佛在想桃子,你想多了。有空想这些无聊的事情,不如想想接下来的战争。”

说到这个话题,尤金马上收敛起脸上的放荡不羁。“这次战争不简单,那些当权者肯定在准备什么阴谋。听我的,别去。”

“军令如山,我没有办法。”

“粮草、人马、天气……什么借口都行。只要再给我2周的时间!等我把这背后的阴谋调查清楚!”尤金激动地大喊。

“晚了,我们的战士已经出发了。明天我也就要走了!”塞恩和尤金擦肩而过,往门口走去。

“你这是去送死!!”尤金背对着塞恩大喊!

塞恩没有说话,突然对着尤金发动了法术。毫无防备的尤金软软地倒在塞恩的怀里。“所以,你就不用去了。先休息一下吧,以后,我们可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扬镳:一个未知的秘密

没有人可以守护塔尼亚王国,没有人可以守护这片让人挚爱的土地。

王国军队的魂使精锐全军覆没,只有少数人可以逃出生天,最受人爱戴的芙蕾雅公主被放逐。

公爵、侯爵、子爵……这些当权者弹冠相庆,仅仅只是因为保住了可笑的地位。真正的有功勋的人却遭到了边缘化。魂使,曾经为王国付出生命的角色,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身份。

帝国军方暗流涌动,帝国军翼塞恩和他的副手尤金公然决裂,尤金叛出军营,两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而在尤金公然破坏了几次帝国军方行动之后,塞恩忍无可忍对其下达了通缉令。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原因,只有卫兵看到,尤金叛出军营的那天,塞恩在尤金的右眼上留下了一道伤疤。

等待着两个人的是怎样无常的命运,两个挚友决裂的背后又有怎样的秘密?欢迎关注《空之旅人》的最新消息,阿官将为各位神位者大人持续报道哦!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