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度最佳游戏《风之旅人》制作人陈星汉新作,由网易游戏代理的《光·遇》,凭借清新唯美的美术画面和创新独特的游戏玩法,荣膺“2020 Apple Design Awards”奖项!《光·遇》安卓端将于2020年7月9日暖心上线,邀你参与一场拥抱自由和温暖的云端旅途!

从《花》到《Sky光·遇》,他创造出的唯美游戏世界,温暖了无数人心灵;自《ICO》至《旺达与巨像》,他以独特艺术表达,获得诸多玩家高度评价。当看似相近的艺术追求和游戏理念相汇,同样在国际上获奖无数的他们,会碰撞出怎样奇妙的灵感火花?近日,借由日媒4Gamer采访的机会,陈星汉和上田文人进行了这样一次当面对话。

以下内容来自日媒4Gamer,全文节选了其中部分内容进行编译。

陈星汉对话上田文人:如何将游戏打造为艺术?

【艺术游戏 何为初衷】

采访始于二位将艺术注入游戏的初衷。陈星汉认为,一个好的艺术作品,往往是在情感上冲击了观众之后,让观众内省,从而使自身得到成长。在他十四岁的时候,是一款名为《仙剑奇侠传》的游戏作品,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失去感。也正是这种强烈的情感冲击,令他开始思考关于“人生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等一系列问题。游戏带给他的感动,使他感受到了艺术改变人心的力量。他希望也能做这样的事情,将感动带给更多陌生人。

而对于热爱现代艺术的上田文人而言,大学时期的他,也面临过仅凭艺术可能难以糊口的境地。什么东西能真正让自己快乐和幸福呢?深思熟虑后,他选择了转向游戏领域。“电影、游戏给我带来的感动更加切实”,他如是说。“做自己喜欢做的东西,同时自己又能作为玩家享受其中乐趣的东西。”

谈到大众对他们“艺术游戏”的定义时,陈星汉和上田文人却都表示,在制作过程中并没有刻意“去做一件有艺术感的事”。“在一个合适的环境里有一个好的点子,实现出来东西便叫做艺术了。艺术不是眼睛看到的东西,而是那份点子。”陈星汉说道。“如果(玩家)能理解我们制作者传递的信息,那么这也能被称作艺术体验了。”

陈星汉对话上田文人:如何将游戏打造为艺术?

【以情动人 不被遗忘】

如果说没有刻意“为艺术而艺术”,那么在游戏制作过程中,什么要素是他们关注的重点呢?

情感。陈星汉和上田文人给出了这样一个惊人吻合的答案。

上田文人对于自己创造的游戏世界标准是,“要触动人心,最重要的是‘让人感觉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只要做到这一点,之后哪怕只是在这个世界里发生了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人们也会被感动。”虽然三部作品的方向和类型各不相同,但在陈星汉看来,它们都蕴含着上田文人独有的艺术:“至今为止积累起来的东西,必定会在最后崩塌,就像沙子做成的城堡一样。”也正是这种“稍微留下一些伤痕的‘闭幕’”,让上田文人的作品更加打动人心,难以被遗忘。

提起陈星汉的作品,上田文人评价道,陈星汉的游戏给了他很强的电影既视感,甚至联想到了儿时看过的电影。这或许是因为陈星汉的浪漫主义情怀,让他将自身的生活感悟投射到了游戏中。例如《花》诞生于陈星汉在移居巴克利市路上见到的绵延绿色,这种对于自然的感动,使他生出将其保存于游戏中的愿望。而当初知道自己不会久留的陈星汉,因未与过多人接触,也或多或少感到了孤独和对城市的乡愁。于是,《花》中出现了一间房子,“最后做成了想与自然共存,但又无法逃离城市的样子。”

陈星汉对话上田文人:如何将游戏打造为艺术?

【打磨品质 不断坚持】

对比陈星汉和上田文人的作品,二者在艺术表达和制作历程等方面都有着不少相似之处。例如陈星汉的《Sky光·遇》和上田文人的《最后的守护者》,都经历了“熬”的过程。七年和十年的时光,是对品质的打磨,也是对游戏制作热情的坚持。

“如果不时刻让自己体会到‘创作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就很难维持。哪怕是看起来差不多的品质,这其中也包含了我们的心意和灵魂,这些也能对游戏的魅力带来贡献。”上田文人表达了对品质的追求,即便有时会因此产生“麻痹感”,也不完全是坏事。

陈星汉则分享了《风之旅人》制作过程中的艰难和某些妥协。比如当时的制作团队只有两个程序员,因精力不足,将游戏角色的脚全部以柱状体代替。原定设计中的高山和森林,也无奈被换成了沙漠。这种与资金资源限制的斗争和取舍,在陈星汉看来,宛如艺术的诞生过程:“我认为真正的艺术,就是在痛苦与挫折中的艺术家心中诞生的。”而最后诞生的《风之旅人》,让他第一次为自己的游戏流泪。陈星汉说,这就好像一面镜子,让人自己面对自己。

陈星汉对话上田文人:如何将游戏打造为艺术?

在游戏创作这条漫漫长路上,陈星汉和上田文人相互独立,又仿佛携手前行。面对艺术和商业如何权衡的难题,面对自身追求和客观条件限制之间的矛盾,他们都是求索者,在一个个倾心完成的作品中不断探究平衡点,并将更多触动和感悟通过游戏带给世人。

陈星汉对话上田文人:如何将游戏打造为艺术?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 })();